简介:《欢情惹人醉》主角是薄锦墨叶温婉,讲述了:提到这两个字,薄锦墨的眸光锋利起来。老爷子过世之后,他快把园子给翻遍了,都没有找到遗嘱。谁想到,居然是在叶温婉的手上。盯着他眸里的精光,叶温婉点了点头:“你猜的没错,爷爷的确把遗嘱给了我,他还给我这么多股份,他想的是,我拿着这些,你应该不会对我不好,也算是我的筹码。”
 
精彩试读:
她看着简溪眼下的乌青,不想拐弯抹角:“薄锦墨是不是对你公司下手了?”
 
“什么?没有的事情啊,你听谁说的?”
 
“我听电话里说的。”
 
她轻轻拧眉:“我们那么多年没见,你一出现就帮我解决了大麻烦,我不应该连累你的,如果还把我当朋友,就跟我说实话。”
 
“没什么的,我自己能解决。”
 
“简溪......”
 
她打断简溪的话,苦笑道:“我太清楚薄锦墨做事情的风格了,他不会轻易放手的,这件事情因我而起,就应该让我来解决,你就告诉我吧。”
 
“你现在身体不好,最重要是好好休息,其他的事情我可以搞定。”
 
一听他的话,叶温婉作势就要拔掉手上的输液针:“如果这样的话,那我也不用治疗了。”
 
“温婉,你......”
 
看她这么较真,简溪好看的眉宇拧成了蝴蝶结。
 
最终,在叶温婉的坚持下,简溪不得不说实话。
 
薄锦墨果然是在针对向往传媒,把向往传媒往破产了整。
 
可简溪也不是简单的人物,只是总部不在宛城,撑的了一时,恐怕不能一直撑下去。
 
最后,还是要叶温婉出面。
 
......
 
次日,叶温婉避开医生的查房,打车先是回了租住的房子,然后直接去了渤海国际。
 
自打他们离婚的消息传出来,苏悦静就开始光明正大的出入公司和薄家。
 
叶温婉前脚进去,就被人叫住。
 
“叶温婉,站住!”
 
听着苏悦静的声音,她咬牙切齿,背脊挺直的站在原地,等苏悦静上前来说话。
 
苏悦静一身碎花真丝裙,一双恨天高踩的地板哐当作响,趾高气昂的走到了她跟前:“你怎么还有脸来?”
 
“我为什么没脸?”
 
叶温婉冷笑一声,反过来质问:“我跟薄锦墨刚离婚,你就成了名正言顺的女朋友,难道,小三就有脸吗?”
 
她手里拿了证据,今天就要揭开苏悦静的真面目。
 
等到时候,看她还怎么笑的出来。
 
“呵呵,我是小三?只要锦墨爱我,是不是小三都无所谓,薄太太的位置总归会是我的。”
 
“是吗?”
 
叶温婉挑眉,凑近了苏悦静耳旁,一字一句道:“那也是我先不要的!”
 
“叶温婉,你过分!”
 
苏悦静在大堂喊了起来,叶温婉却权当没听见,径直往电梯处走去。
 
过分?
 
她还有更加过分的,今天,她就要当着薄锦墨的面,撕开苏悦静的假面具。
 
苏悦静乘私人电梯,先叶温婉一步上楼。
 
等叶温婉跟薄锦墨的助理一番纠缠,进到总裁办公室的时候,苏悦静正挂在薄锦墨身上恶人先告状。
 
叶温婉也不急着过去,只是静静的站着。
 
就让苏悦静在临死前再舒服一会。
 
而苏悦静分明知道她进来,还是搂着薄锦墨的脖子挡住他的视线:“锦墨,昨晚我去你家的时候,衣服落下了,等下我过去取,好不好?”
 
“昨晚,你真的好棒......”
 
叶温婉:“......”
 
她想,再这么待下去,是不是就要听见什么少儿不宜的话题?
 
为了防止恶心到自己,叶温婉抬脚径直朝着薄锦墨的办公桌走去。
 
她白皙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,苍白的唇抿着,利落的从包里拿出了优盘,还有一个文件袋。
 
“薄先生,有时间给我个自证清白的时间吗?”
 
再见面,叶温婉显得清冷了许多。
 
薄锦墨听见这低三度的嗓音,眉心蹙着淡淡的不悦,拉开了苏悦静:“速度真快。”
 
“没薄先生的速度快。”
 
薄锦墨知道她指的是什么,所以,她这么迅速的来找自己,只是为了简溪?
 
莫名间,一股怒火从胸口腾起。
 
 
第23章白莲花的真实面目
苏悦静轻哼了一声:“温婉,爷爷才刚过世,你就不要来挑事了,你还嫌锦墨不够伤心吗?”
 
婊-子就是婊-子。
 
叶温婉冷冷睨了她一眼,笑意如冰:“让他伤心的人,貌似并不是我!”
 
她懒的废话,拿过薄锦墨的电脑,就插入了优盘,然后娴熟的打开了那份录音。
 
“我承认,拍照,跟踪薄太太的行为都是苏悦静指使我的,她说只要帮着她嫁给薄锦墨,那我们报社的主编就是我的,还会给我一大笔钱......”
 
录音没听完,叶温婉就脸色大变:“这是什么?你从哪儿弄的乱七八糟的东西。”
 
“乱七八糟?”
 
叶温婉轻声一笑:“这怎么会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呢?”
 
听着录音,她扫了一眼薄锦墨,淡淡叙述道:“狗仔都交代了,优盘里面也有他提供的支票,一百万,上面清清楚楚写着你的名字。”
 
“事到如今,难道你还要继续栽赃陷害到我的头上吗?”
 
苏悦静紧张的盯着她,又慌忙看了一眼薄锦墨,拉着薄锦墨的手道:“锦墨,别听她胡说,她在胡说八道,我根本不认识什么狗仔。”
 
“好,既然不认识,那我们就拿支票出来对比一下苏大设计师的签名。”
 
叶温婉的手机里还保存了苏悦静设计稿的图片,然后找出优盘里的照片,公之于众。
 
尽管苏悦静的嘴巴再好使,可薄锦墨也不是傻子,本就阴森的眸逐渐变得锋利起来。
 
苏悦静一看,慌的唇瓣都在发抖:“叶温婉,我知道最近的绯闻对你而言很困扰,但是那都是事实,你现在来冒充我的签名,来栽赃陷害我,你到底想怎么样?锦墨已经跟你离婚了!”
 
“不想怎么样。”
 
叶温婉清冷一笑:“只是想证明我自己的清白而已,我叫了那么多年的爷爷,到最后被人说成我把爷爷给害死了,这锅,我背的太冤!”
 
她说着,冷冷瞧了一眼薄锦墨:“至于你们两个人的感情,我是不稀罕插足的!”
 
事到如今,她也没有什么好忌讳的。
 
她根本就不稀罕?
 
薄锦墨听闻这话,眼里的寒光就像是千年冰山般,周身都冒着寒气。
 
苏悦静紧张的握了握裙角:“你不想背锅,就让我来替你背锅,这样是不是太龌龊了?”
 
说着,苏悦静更加抓紧薄锦墨的手臂:“锦墨,我一直以为我什么都不做,就能让温婉不恨我,可是我没想到,温婉会恨我到这种地步,不然的话,你们还是复婚吧。”
 
“别在这装可怜!”
 
叶温婉言辞狠厉道:“就算是我跟他不复婚,你也嫁不进薄家!薄家的大门是不允许你这种女人踏进的。”
 
此话一出,惹恼了薄锦墨:“谁说不允许?薄家是我当家!”
《欢情惹人醉》薄锦墨叶温婉免费小说txt全集下载
薄锦墨是真的怒了,她不稀罕插足?
 
所以她跟简溪的感情,是板上钉钉的事情?
 
什么时候开始的?
 
他居然毫无察觉!
 
“薄先生也允许别人给自己戴绿帽子吗?”
 
叶温婉淡淡一笑,将文件袋打开,文件亲自递到了薄锦墨的面前:“你恨我,找狗仔,把离婚的事情曝光,认为是因为我,爷爷才走的那么快,即便那狗仔的话你不相信,那这份文件呢?你究竟是不是恨错了人?”
 
那文件上,是苏悦静在国外结婚的复印件,简溪还让人调查了她丈夫的情况,上面记录的一清二楚。
 
薄锦墨的眸阴森恐怖,握着文件的手背上青筋暴起。
 
气氛忽然严肃起来,苏悦静也凑头过去看,只一眼,脸都白了,抓着薄锦墨就哭了起来:“锦墨,不是那样的,不是她说的那样,我是有苦衷的。”
 
“什么苦衷?”
 
薄锦墨抬眼一瞪,拿着文件就摔在了苏悦静的身上,愤怒的喊道:“你告诉我,你是什么苦衷,你他妈的联合着其他男人来骗我的资产?!”
 
薄锦墨不傻,那文件,虽然没有验证,但是上面写的清清楚楚。
 
再加上苏悦静刚才的行为反应,就算是不让人去查,也了解了一切。
 
苏悦静哭的更凶了:“锦墨,不是,我不是故意的,我真的......”
 
“滚,滚出去,滚!”
 
薄锦墨一声怒吼,办公室的屋顶都快被掀翻了。
 
知道事情败露,苏悦静也没什么好说的,只好落荒而逃。
 
而叶温婉,淡定的捡起那份文件,放在了茶几上,眉眼间,尽是不屑。
 
这两天,她已经完全想明白了,既然薄锦墨都那么对自己了,她还要存着什么痴心妄想呢?
 
不如现实一些,把事情都处理干净,把自己洗白,然后去过崭新的日子。
《欢情惹人醉》薄锦墨叶温婉免费小说txt全集下载
毕竟她时间不多。她越是淡定,薄锦墨的眸就越是猩红,盯着她,忽然就朝着她走了过去。
 
在叶温婉毫无防备的时候,她被人拎着衣领拽了起来。
 
“说,你到底什么目的?”
 
“你说呢?我能有什么目的?”
 
她努力用脚尖去踩地板,让自己没那么难受:“我只是为了洗清冤屈,顺便帮你看清眼前的人!”
 
“所以在你眼里,我是有多么无能?!”
 
他为了苏悦静,跟叶温婉离婚。
 
如今这个女人拿着苏悦静的黑历史过来示威?
 
薄锦墨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。
 
叶温婉也无语,事到如今,还只顾着自尊心吗?
 
要是以前,薄锦墨的自尊掉了地,她不会不顾一切的帮他捡起来。
 
而现在,她早已经破罐子破摔了。
 
“薄锦墨,我不是过来跟你吵架的,我们之前说过,半个月内,我找到证据证明我的清白,然后我们一刀两断,如果你能冷静,我们就继续把话说完。”
 
她努力保持着镇定,一来是为了让身体舒服些,二来,她想要快点谈完事情。
 
他们相处三年,薄锦墨居然对她的品格产生那样的怀疑,以为她为了钱可以去害人。
 
这样的误会,是她无法承受的。
 
这些年,她就算是再怎么低进尘埃里,也不愿有人这样质疑自己。
 
兴许是她眼神里的那股光,薄锦墨手上的力度一点点减弱,以至于最后她跌落在了沙发上。
 
然后,她行云流水般将包里的另一份文件拿出来,摊开在薄锦墨面前。
 
“这是爷爷转让给我的股份,我现在一股不剩的让给你。”
 
薄锦墨冷睨了她一眼,在对面沙发上坐下,翘着矜贵的二郎腿,跟刚才宛若两人。
 
“条件!”他语气极冷。
 
叶温婉也不拐弯抹角:“放过向往传媒。”
 
“你!”薄锦墨抬手就想把茶杯砸到她身上,但动作做出来那一瞬间,又收住了。
 
“你宁愿放弃你想要的荣华富贵,就是为了保护那个男人?”
 
“是。”
 
他愿意误会,叶温婉就不解释。
 
“如果我说不呢?”薄锦墨问道。
 
“我就以渤海国际最大股东的身份,公开薄先生跟苏悦静的事情,然后重新召开股东大会。”
 
她说出这番话,薄锦墨脸上的不屑仿若在笑话她的天真。
 
渤海国际,从来都是薄锦墨在运营,公司那些股东又怎么会听一个女人的话。
 
叶温婉也看出来了,笑道:“我知道,我来召开股东大会,大家都会嘲笑我天真,但是如果我有爷爷的遗嘱呢?”
 
遗嘱?
 
提到这两个字,薄锦墨的眸光锋利起来。
 
老爷子过世之后,他快把园子给翻遍了,都没有找到遗嘱。
 
谁想到,居然是在叶温婉的手上。
 
盯着他眸里的精光,叶温婉点了点头:“你猜的没错,爷爷的确把遗嘱给了我,他还给我这么多股份,他想的是,我拿着这些,你应该不会对我不好,也算是我的筹码。”
 
“但是,薄锦墨,我是真的不想继续跟你过日子了,那种日子,实在是太辛苦,太难,我把所有都给你,你放过向往传媒,我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,各过各的,像个成年人那样去解决问题,行吗?”
 
“那个男人,跟你到底什么关系?”